1. <tt id="yy7ihs"></tt><abbr id="yy7ihs"></abbr><code id="yy7ihs"></code>
        • <abbr id="7uc6ip"><select id="7uc6ip"><ul id="7uc6ip"></ul><tbody id="7uc6ip"></tbody><abbr id="7uc6ip"></abbr></select><kbd id="7uc6ip"><table id="7uc6ip"></table><thead id="7uc6ip"></thead><dfn id="7uc6ip"></dfn><form id="7uc6ip"></form></kbd><big id="7uc6ip"><th id="7uc6ip"></th><option id="7uc6ip"></option><u id="7uc6ip"></u><strike id="7uc6ip"></strike><center id="7uc6ip"></center></big><acronym id="7uc6ip"></acronym><ul id="7uc6ip"></ul><dl id="7uc6ip"><u id="7uc6ip"></u><dt id="7uc6ip"></dt><ol id="7uc6ip"></ol><tt id="7uc6ip"></tt><span id="7uc6ip"></span></dl></abbr><font id="7uc6ip"><dfn id="7uc6ip"><code id="7uc6ip"></code><blockquote id="7uc6ip"></blockquote><tt id="7uc6ip"></tt><tbody id="7uc6ip"></tbody><address id="7uc6ip"></address></dfn><dd id="7uc6ip"><table id="7uc6ip"></table><sup id="7uc6ip"></sup><small id="7uc6ip"></small><tt id="7uc6ip"></tt></dd><optgroup id="7uc6ip"><center id="7uc6ip"></center><select id="7uc6ip"></select><thead id="7uc6ip"></thead><code id="7uc6ip"></code><pre id="7uc6ip"></pre></optgroup></font><optgroup id="7uc6ip"><pre id="7uc6ip"><acronym id="7uc6ip"></acronym></pre><font id="7uc6ip"><acronym id="7uc6ip"></acronym></font><div id="7uc6ip"><option id="7uc6ip"></option></div><del id="7uc6ip"><address id="7uc6ip"></address><address id="7uc6ip"></address><sup id="7uc6ip"></sup><em id="7uc6ip"></em><dt id="7uc6ip"></dt></del><font id="7uc6ip"><b id="7uc6ip"></b><legend id="7uc6ip"></legend><dfn id="7uc6ip"></dfn></font></optgroup><u id="7uc6ip"><strong id="7uc6ip"><center id="7uc6ip"></center><em id="7uc6ip"></em><em id="7uc6ip"></em><optgroup id="7uc6ip"></optgroup><noframes id="7uc6ip">
                          1. <noscript id="kjmoe3"></noscript><kbd id="kjmoe3"></kbd><button id="kjmoe3"></button>

                                     

                                    • Rss订阅
                                    • 邮件订阅
                                    • 关注本站
                                    • 登录

                                      注册 或者 忘记密码?

                                    【博客自传】考上考

                                    23Jul

                                    时间: 2016-07-23 分类: 心情日记 编辑: 心情网 313 次浏览

                                    TAGS: 自传, 博客, 同学, 好像, 开学

                                    考上考

                                    1983年初,单位传出一个振奋我心的小道消息,省厅在我市正筹建一所行业内部职工中等专业学校,接下来单位号召有志青年自愿报名参加考试证明了这小道消息不假。我去厂办报名时候已有十几位同事在场,这让我回想起去年电视大学报名时的情景,去年人少多了,但我一个没意思,没考上。今儿个退退求次,大不了再回炉读高中。

                                    这次可能没太复习,我想就不再复习了。因为不想再像去年考电大时那样,一复习就想起她一复习就想起她,害得我在考场看着熟悉的题目干瞪眼,还好意思写“电大是我的唯一出路”的标语自勉呢。

                                    应该是在六月份考的试,就我家斜对面从小玩到大还摔过一次再熟悉不过的母校。那天阳光很明媚,很像我主场。考场在校操场东边二楼上,下午开考前夕,我与单位大老张在考场凉台看着匆匆前来赶考的同一系统的同事们,我有个发现至今还印象着他:一个年轻的小伙子梳着偏分头发,他上穿长袖碎花淡黄涤纶面料衬衫,挽袖扎腰,红褐色长裤黑皮鞋白袜子。他手握一小卷白色稿纸上插一黑色钢笔,他面目冷峻,他不动声色,他健硕身材,他稳行如风。他走来,他进考场,他没有消失。(没想到的是开学第一眼我就认出了他,后来我们不但成了好同学还做了三十年的好朋友。)

                                    这是一次并不特别的考试,除了那个型男好像没有其他多余的内容。

                                    录取

                                    大概好像记得是七月下的录取通知,也可能是先通过党委和厂办的民主集中研究,结果是合格职工全部录取。党委秘书韩姐来我们车间下通知时我正好在门外,我看着她轻快下楼来,又看她与人打招呼时说:这不是来通知他们这些考学的,考上了五个,都去,九月一号开学。她回头一个浅笑,冲我说:有你啊,请客啊。

                                    我好像也没有太激动,不仅因为自信还因为这不是我最想要的也因我没有接到那喜庆的录取通知书。好像车间主任也没有特别嘱咐我什么,师傅笑呵呵对我说了句“奇好啊,去吧。”。不记得我那特别好的同事文跟我说了什么,他像没事人似的。“奇能啊,看不出来啊。”,这话有人说。最为真诚的同事就数铁:他不但给了祝福,还与我们几个一同出游,照了相留了影心存了纪念。(上学期间文成了车间主任铁当了团支书)

                                    那天我肯定不是飘回家的,我是如何模样把这消息告诉了父母也没印象了,母亲的嘱咐肯定有父亲当然也是肯定多。大哥婚后久不回家那会儿没电话我要上学的消息保险是三传两倒听说的,那会儿大哥更忙着上进他才没工夫给我建议和祝福呢。二哥那会儿好像正在忙结婚的事没顾得上如何安排我,这事有些遗憾因为他在我心里可是大能人啊。母亲不会在邻居面前夸儿子因此她们还是说着自己孩子是多么有出息,我的儿时伙伴军也是不闻不问我也没有单独告诉他这是个好消息与他分享。

                                    君知道我这事,他的女朋友也参加了这次考试。好像他问过我因为他要告诉我他女朋友考上录取了,我告诉君说那我与你女朋友就是同学了啊君就承认我也被录取了。后来在酒桌上君就说上些破学没啥用还是个职工中专,不如多赚些钱实惠(后来君也考了个这样的破学校)。龙和利还有君我们曾不止一次举起满满的酒杯一饮而进过却始终找不到酒精以外的东西,或许因为我太小草的缘故吧,我的微笑只有落地的尘埃看得到。

                                    (这是一个带薪上学的机会,国家承认学历,毕业有以工代干资格。工作还在那里悠闲地等着我,只有更好。有寒暑假,每月按时领工资,从来没有耽误过。这就是福利,是后毛时代残存的福利,也是平民享受福利的尾巴,是还没有被改革割去的大众公平就像文革割精英权贵的尾巴一样我算是最后一茬社会主义的草,后来就被改革连根都拔掉了。但是我,一个平民,我有过。看看,现在有啥好羡慕嫉妒恨的。)

                                    开学前夜

                                    幻想和梦想都那么美……啊,美在斯。

                                    人生苦,道路曲,岁月流逝,童颜换霜。你的音容会在时间的数轴上留下一点笑貌吗,敢问起点又在何方呢。今夜回味过去,明日重回校园。

                                    如果我还有明天,我将怎样踏过明天走向后天,又会怎样在后天把明天当作历史来翻看回味,它美吗我的明天。我的梦呢,梦是最冷静最独立最被动回忆往事的方式。当我们踏着今天走向未来回味过去时候,幻想一时何足求预感从来不少有。这是个美妙的时刻,理想在时空中驰骋,眼前是五彩缤纷纵横交错的立体有味世界,我梦呓般叫道:我来了,没有迟到。

                                    人多嘴杂,有人竟说我天生一副女孩性格,而且持此种说法的人不在少数。谁教的你们啊,可别让我妈听见。我妈生我时就怕再生个小子,我来这里原本是有先天性别期待的,不是我太固执也许是我没读懂父母的意思也许是那个女孩跟我有今生的约定。哈,还有女孩这样说我呢,她们还说不喜欢我这样的男孩子。多愁善感中有温柔和恬静,多情善感里有些怯弱和虔诚,文而不帅不余,雅而不烈不足。哈,就为这你们就不跟我好啊,哈,算了,也或许你们不是前生与我有约定的女孩。其实做女孩没什么不好啊,我的长头发你们可曾看得见啊。但我改变不了骨子里的男孩气,我将继续,我知道并相信那个与我前世有约定的女孩会来找我的,她会稀罕我的一切。

                                    向往异性时,谨慎迈下脚,为她就为她。

                                    我的脑海里有个她,我的心田里有个她,我的爱恋就是她。

                                    说到可笑处,啼笑皆非。

                                    (闪电加闷雷,想孕育上帝的眼泪。1983年8月30日0时20分。天要下雨,这是第一天啊,难道上帝知道我这三年里有不幸吗。我的眼泪还在,据说人是哭着来世的,这是胡思乱想吗,一样一样都不一样。我有优势因为我有女孩的性格啊,……)

                                    明天,开学典礼。

                                    友谊,人与人之间关系较为密切的一种语言象征,又多是在分别时刻才表现出来。但友谊的气氛里却时常夹杂一些嫉妒的雾霭。可能是因为人太多的缘故吧,人人为我我为人人是一句口号,是功利需求。独立性再强的人也不能孤立存在于这个社会,他排斥他人却不敢明目张胆,因此嫉妒随时发生而无需理由。嫉妒有时就躲在友谊的氛围之中,如果你不被层层友谊的迷彩迷惑,你就会发现,那人会在你的眼里坍缩成一点掉进脑海的黑洞里。

                                    死亡的脚步,从来没有因为什么停止过,它甚至先于你的降生就开始走近你了。虽然时间是永恒的,但它并不单独满足你的需求。因此就有人骗了你感觉,他们说如何如何就会如何,你虽也照猫做过,但还是感觉他骗了你。但你却只怨恨时间,……

                                    当我确定我是活着的时候,我问自己:为了什么?

                                    第一天

                                    开学典礼礼未成胡闹一天天已黑

                                    9月1日早,已经不像小学中学新生入校那样傻那样屁了,好奇装扮成一点成竹,兴奋夹杂着些许不安。随身带十几块钱,骑上我的大金鹿,出院子,上马号,看母校,观水井,越过万印楼直奔东风街。走大十字口过区政府经老槐树身后的新华电影院,漂移东风桥。这就到东关了,这就出城了,我姑家在李家街。哈,这是大吕槐庄,斜对面是人民剧院,再前往就是荒郊野外了,不怕。我飞轮双腿,我勇往直前,我晃,我摇。东进序曲,烈士陵园。东进开场,渡青凌桥。东进渐进,海疗陆疗青纱帐。东进高潮,一条砂石路,两旁望秋收。学校与系统内的一家单位同院,象征性的大门只有磁带厂的名字。我校在院子的西边,一个大点的空场后来成了操场,两间带走廊的红砖瓦顶超大仓库算是我们的教室,教室对面的几间小平房是办公室。

                                    我看见我的那些同学和老师了。这不是那个型男吗,成是同学了。哈,想想还真是有趣啊。来自各个单位的一群破工人摇身一变聚在这里互相改称同学了从今天起,第一印象不是那么真切但高矮胖瘦全都有,俊俏沉稳很微妙。我们共分两个班级,第一届新生一百人多点。老师都是各单位的中年知识分子和几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副校长姓谭,五十多点,参白头发鸭梨脸,肚子和腰成一片,双腿受欺不喊累,喊声笑声随而安。

                                    上午开会,他们还是习惯性的轮番要训小朋友。百多人挤在一间教室里有的早就相识本来就是无产阶级开始好像很认真接下来就忍不住了,出出进进抽烟打火,小声嘀咕骂骂咧咧。下午讨论表决心,我那组有十二个同学,轮到我发言时支支吾吾吞吞吐吐忐忐忑忑羞羞答答脸红脖粗心衰气短没敢大声多说几个字。我是不善在正式场合表达的那种人,更不会说一些不切实际的官话鬼话,虽然自以为能言善辩,讲的却尽是些只能在私下里说的大实话。可能大家都因不太熟的缘故,热烈讨论有了阻力,但还是要有装模作样的人讲几句,他就成了组长。接着就一个个好似难以启齿伸懒腰的样子,后来慢慢就人声鼎而不沸起来,瞎话在心里打底逐渐都编好出成品了,因为有监督的大脸在看你。你看你看,既然是“编”就难免要“骗”,骗人的话还要讲出来,自己不信大家都心知肚明那是去骗谁呢,只能是骗自己。“编,骗”二字有不同,但若编的目的就是骗,一个“人人骗我我骗人人”的国度就雏形了。

                                    本来计划好的开学典礼因领导要改就革了,善变就是善编也叫善骗,天黑得早了。

                                    开学盛典

                                    9月8号,省厅放下来的校长终于肯领导我们向前进了,上午全校师生及省厅代表和市与局莫不相关人士轰隆隆开了一个真正又简单的开学典礼。场内烟雾袅袅欢声笑语看上去一派大好形势很热闹,大人物的发言初听上去从来都是鼓劲与祝贺并行因为他们长长的职务名称就是能力和地位的展现,不然怎会有丰盛的给予与恩赐结果不会是个芝麻。我是不太清楚形式与内容有什么关系的,我的看法是一切事物自始至终都是形式而没有内容,因为你若感知到了任何事物的内容而不是听说,这就是它的形式。不然形式主义为何大行其道还越来越复杂,因为盛典会场以外秋雨秋风还在凄凄忧人来送寒,内外形势一比较,真个就视而不见充耳不闻了……

                                    前天听说有位同学还没来报到就取消了入学资格,不知因为何事。我听后有些恐慌,现在的一切都不是结果啊,这个世界没有结束啊。同学的表情有些异言谈有点余动作有了问,什么意思啊你们我猜。

                                    那天是参加了劳动,一连串的怪事情让我心烦。那把扫帚是你的吗,那柄铁锹明明是我带来的,岂有此理你一个不能出屋的大象可以来吃我这刚过河的小卒卒吗。

                                    我对着镜子照了一下自己,马上后悔把镜子翻了过去,那是谁的一张虚幻。

                                    我们在圈中生活,由此我羡慕起唐僧来,悟空可以给他个圈子做保护他还把持不住。谭校长亲自给我们讲学生守则和学籍管理制度,这也是一个有保护的圈子形式。出出进进的我们始终在寻找圈子,划圈子的人拿着我们的出出进进把自己的圈子越划越大。但如果我给自己划个圈子就会成为牢笼,因此我梦想着突然一天给世界划个圈子的乐作剧。

                                    半边天和男女平等是句好口号,但女人总归是女人,光喊口号救不了所有的女人。异性相吸是针对有性别事物来讲的,初来咋到的也摆脱不掉这样的本性。你是自愿不自愿都一样,最好不要太过威风与高傲。你知道,大凡是朵花儿就仔细着点,若把香味都漂净了,就离败落不远了。

                                    建设自己的校园义不容辞,校务劳动很光荣。争先恐后者有之,勇挑重担者有之,汗流浃背者有之,也有报怨投机脱逃取巧者。出其力,不显功,还情愿,是我是我是我吗。

                                    这个人怎么样?你问你问你问谁。问者随意答者随便,随意随便就随随便便,大家你一言我一句集体随地大小便起来,不知道语言是另类的污染和杀人的武器吗。……

                                    秋雨还在下,秋风继续飘,台上兴致高,领导乐陶陶。该午饭了该午饭了,我宣布开学盛典圆满结束,祝,祝,祝领导午饭开心,祝领导先走。

                                    考成同学

                                    如果相遇是缘,相守是分,差一个“情”字怎么可能。但“爱”的“心”被人抢来立在自己身边装成青涩的情种,无心成爱的“情”当然会随时把抢来的“心”扔掉而再一次情变,因为看上去那颗“心”依偎在“青”的身边,她可没有躺下也没有坐下啊,她站在那里也是提心吊胆三心二意一副六神不安的样子随时离去大有可能。如果再两情相悦,即使朝朝暮暮也会朝三暮四。因此“缘分”也罢“爱情”也好,只要“心”被爱包围着放下,完全可以把“情”忘掉。

                                    每次点名,总有人叫她的名字,而且每次她都会答到。我们是同事时候,我也叫她的名喊过她的姓,那会儿她笑着答应我娇嗔着等我。后来我认真把她的名字和我的名字画成心型装进爱里送她以后,她就不再理我。如今我们考成“同学”,单从称呼上看似是比同事更近了点,但她的名字我却从来没再喊出声来过,只有听别人叫,我则顺声瞄过去再拐弯看她下。

                                    最爱在我眼前,心里再无最爱。虽然也曾陪伊坐不听课的强烈,却终是没有动作。

                                    后来不知怎么就自觉自愿承担了一项光荣的任务,每个月都会准时送给她。她没有委托我,我也没有征求过她,一切都是那么互相妥协,像极了神往的默契。为此我深感荣幸,心中有爱就为她做别管是什么结果如何,甚至我们都没有为此多说一句话,我相信她知道这是因为我有心的爱她,因此她没有对我说过谢谢我就认为她是特别信任我。

                                    喜欢这篇文章请您与朋友分享: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

                                    上一篇:童年的回忆下一篇:记住这年夏天
                                    Comments

                                    评论已关闭,暂不能回复!

                                    返回顶部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