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訂閱
  • 郵件訂閱
  • 關注本站
  • 登錄

    注冊 或者 忘記密碼?

轉身。那刻的滄海與不想慌莫

02Aug

時間: 2016-08-02 分類: 美文欣賞 編輯: 心情網 326 次浏覽

TAGS: 時光, 不想, 自我, 誰能, 有時候, 玉門關

  有時,記憶和回憶是兩個相對的東西,沒有誰能逃離兩個關于對時間進行烙印的詞語,正如,如夢如生的時光,有時候,一晃眼,可能就丟得所剩無幾,夢,是一個很奇妙的東西,想,有時候會想得很多,但一旦剝離出現實的驅殼,一場驚心如妖的時空將向自己展開,不想,真的不想支離破碎並面目全非,真的不想,在現實的世界裏不斷遊離,但是,有時候還是真的很怕,怕的幾乎顫抖,但是又有何用呢,時光筆墨依舊要在宣紙上印染,那刻的情,那刻的心,那刻的滄海與不想慌莫!

  很久沒有寫一些文字給自己刻點什麽呢,其實,很亂,正如烽煙如火的年代,也如嘈雜複落的心事,封鎖吧,沒有誰能流動著並又突然冰封,寒冷的夜乘著冰去的時光將自己凍結在一個懸崖或者冷湖上,飛來飛去的搖擺,或突然停下來想想的撕裂的疼,別說春風不渡玉門關,也別說繁星能幾乎閃過地方是那個一直追摸的滄海,如果一場大雨來過這裏,這天是否還有路沒有被淹沒,難道情緒這東西很詭異或者很奇怪,或者十分的不可琢磨還是山影與時光一起交錯,沒有了自我,失去了自我,沒有了一切的自我,悔與毀,退與褪,都紛紛韻裂了曲中,人散,物是,人非,或者還是自己變了,還是往事的深刻卻十分的自我折磨!沒有的,沒有的,沒有的一片滄海,沒有的一個舞燼,還是沒有的一個說謊的背影被沉入了水中,咕噜一聲,卻是誰的哭聲,幽咽蕩滿飛天那一刻,城市或者喧囂得埋沒了太多的真灼,但,夜深,又有誰回來了,是自己,還是曾經的那個憶呢?

  有時候,想放停手中的花骨朵,那是代表年歲的生命,或開在春季,或者盛于冬日,不眠的夜,總是有種不眠的思考,在一望無際的古城,想依在那裏去靜靜看凡世起伏,看喧囂來往,有時候也明白,抉擇一個也許是一個或對或錯,或亂或規的不能回頭的憶,慎于此刻更有如給自己鋪下了一場驚心的悔恨或一道隨風沐雨的淡然的路,但終究一個如此讓自己無法平靜的一筆,卻揮墨,黑了夜,也紋了心,當朝陽從城牆慢慢而起,一道傷痕從夢中撕裂,衮雜的草木,無處安放的露珠,還有那一種似乎不怎麽決然但依然發生的轉身,讓揮霍的分分秒秒在遠方凝滯,沖出去吧,想沖出去,哪怕遍體鱗傷,但哪怕每次回憶再次讓自己的遍體鱗傷呢,沒有誰不知道追憶和回憶其實就是兩個相對的東西,抽刀那刻,已有流水劃出紅色,倒是別笑,停泊的小船慢慢地把自己運往遠方,不歸路,卻也是歸途~

  燃心而近己,觥籌交錯,酒醒時分,人生變幻,盡無頭緒,一個人在古舊的城牆邊,望著遠方湖泊,水中的影子一個個,都是誰呢?沒有會回答,因爲是我就是我,是你就是你,是他們就是他們,誰又是誰呢,沒有後路的時候,還是想著回頭;沒有前途的時候,還是思著如何繼續走著,也許,那是總有細碎的偶爾幾次,轉身。那刻的滄海與不想慌莫,幾許還烙印著,且行且歌,能憶難說了~

原創@星球國度 創作于:2016年 7月 30日 3點 50分

微信公衆號 星球國度 q2287203473

喜歡這篇文章請您與朋友分享:

相關文章:

推薦文章:

Comments

評論已關閉,暫不能回複!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