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訂閱
  • 郵件訂閱
  • 關注本站
  • 登錄

    注冊 或者 忘記密碼?

一份未知的愛戀(追風筝的人)半讀後感

20Jul

時間: 2016-07-20 分類: 美文欣賞 編輯: 心情網 980 次浏覽

TAGS: 的人, 時光, 讓我, 爲你, 喀布爾, 慰藉

  黃昏時分,柔輝幾許,淡籠城韻。古徑小巷,青石而立。星語燈光,捧卷而攬。

 

  一縷清風,吹過耳際,一抹藍色幻影恍惚隨風而起。一句爲你千千萬萬變的話語不免萦繞耳畔。

 

  一部追風筝的人將我帶入鮮有人知的阿富汗,讓我領悟喀布爾的時光變遷,更讓我體態人間冷暖。

 

  無憂無慮,無拘無束。天真爛漫的我們大概在小時候的時光裏跟哈桑與阿米爾幾乎沒什麽差別。抓蟋蟀,用鏡子反射太陽的光戲弄鄰居。或許更有甚者偷偷的爬進他人的良田“借拿”一些不屬于自己的玉米,番薯去平複心中的小胃,來慰藉自我心中那只小饞蟲。我們在哪裏忘卻了煩惱,忘記了疲倦,在屬于自我的一方天地裏來慰藉自我貪心的靈魂。

 

  我想童年的時光裏,身旁也或多或小有那麽一兩個人,無論你對或錯,惡或善,頑皮或可愛......他總是無條件的支持你維護你,甚至不惜因爲你而改變自我的原則,自我的價值判斷......然時光仿佛有一道自發形成的規律在支配著我們。我們總是把自己最好的一面轉交給他人,把自己最溫暖許給毫不相關的陌生人,而把最惡最壞的自己交給那個對待自己好的人。我們往往把最關心愛護自己的人傷得遍體鱗傷,傷得最痛......

 

  時光是運動的,美好的事物終究是短暫的,快樂的時光也會隨水而去。或許就像小說裏一樣,一次與“吃耳朵”的阿瑟夫的沖突成爲命運長河裏的一次轉折點。也是自那以後,哈桑與阿米爾的命運交集也爲之變動,就像人間種種因果一樣,一次看似不起眼的事物,卻不知在特定的環境裏可以迸發出無與倫比的力量。一種可以改變過往種種的力量。或許生活更是這般吧。用盡真心對待一個人。結果可能就因爲一次無意間的忽視,從而忘記了說一句禮貌性的用語。然就是這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卻讓他(她)想入非非,最後實在走不出這段“陰影”于是兩人就爲此絕交。人性終究是自私的,是也自己爲中心的。一件僅僅3個字的小事,就能讓過往種種美好爲之煙消雲散,讓種種經曆消失殆盡,讓過讓種種皆讓步與“這可笑的問候”。這也就不然理解爲什麽有人發出世態炎涼人心不古的感歎了。

 

  破舊小巷,絨燈芯褲,藍色風筝,殷紅的鮮血,空洞的眼神......一切一切恍如夢魔般無時無刻侵襲著阿米爾。那次逃離的場景仿佛成爲空氣碎片一刻不停的讓其陷入回憶,讓其不能擺脫。昔日的懦弱面對強敵的恐懼對待父親偏愛哈桑的不滿在那一刻占據了全部,替代了上次哈桑用彈弓爲其擋下的傷害,替代了往日裏哈桑對其的無私奉獻。于是他選擇視而不見。或許生活中這樣的人隨處可見吧。潛意識覺得可以爲其毀天滅地,爲其傾付全部,哪怕生命又如何。然當問題真正的到來之時我們大多數會選擇莫視與逃避吧。所以我們大多數選擇生活在自己幻想的天地裏,因爲在那裏我們可以認爲自己完美無瑕。但現實終將不是理想王國,于是我們在生活裏可悲的發現原來我們跟他人一樣都是衆人都是平凡到不能再平凡的人。

 

  或許人就是矛盾的動物,上一時對自己的決定自信滿滿,下一時卻又陷入無限的悔恨深淵之中。阿米爾終將還是不能逃避自己的內心世界,于是他開始莫視哈桑,請求他遠離,請求他用水果扔他。當一切都無果之後,于是一個陰謀便由此而生。然當真正趕走哈桑時,卻不想收獲的不是內心的解脫與平靜,反而更加加深了內心的愧疚與懊悔。或許阿米爾並沒有意思到之一別將是永恒。

 

  越是經曆的事物多了,越能體悟到佛家言語萬般皆因果。茫茫人海彼一時的冷眼旁觀,下一時便是傷心越絕。

 

  生活中看到過太多爲了一絲利益而放棄曾經與你打拼天下之人,也看到過種種在暴富之後抛棄曾經與你說過相守一生海枯石爛之人......或許也有少部分人在“繁忙”的生活過後,當平常的習慣不經曆間顯露出來之時,方才會厭恨自己,痛哭流涕吧。

 

  生活還在繼續,每一天都是一個嶄新的開端。往昔的種種平淡終究抵不過時光的無情。1976年俄軍攻占阿富汗,往昔繁華化爲一縷青煙,今日逃亡之路變此展開。我不知道當“飙風先生”再次挺身而出戰勝黑暗的時候,懦弱的阿米爾有沒有什麽感想,亦如我不知道其是否在心靈上開始有了升華。

 

  生活中越是成長,越是懂得平平淡淡,波瀾不驚的日子才是最美滿。他改變了暴跳如雷的我們個性,消磨了我們的棱角,彰顯著往昔種種美好的到來。

 

  有人說這是一篇關于友情親情的自我救贖,或許韶華之季,沒有經曆過太多的世俗浸染與磨砺。只能說對著評價空一些感悟,卻無法深入理解吧。在我看來他不過是被世俗的眼光,被自我那顆卑微的自尊心,那抹“自以爲是”的高傲所驅使。自我封閉在一個狹小的房間裏,安然的過著自己幻想的生活,安逸的享受著自我精神上的“高等”。那是一種人之通病,對待身邊愛你的人的不聞,對在沒有能力解決辦法時的逃避。人終究是成長的,時光終究會教給你改變。就像小說最後當繁華不複,親人離去之時。當藍色風筝再次起飛之時那顆自尊心也得到了升華,也懂得了什麽叫生活。  
         

  我在想小說中哈桑的命運終究是在逃避不掉的,就像在封建社會的中國一樣每個人都擁有天生的奴性,本身生活在哪裏就不免擁有愚忠,成長的日子裏更是被澆築了太多以少爺老爺爲忠。本身就是一個畸形的人物,本身就帶有了阿Q的麻木。其實我們都一樣,生活在一個大的社會裏生活的經曆在無形之中早已將你悄悄改變,不論你願不願意承認,我們都是一個個麻木的人物,盲目地跟隨他人的觀念,盲目地經營著與他人一樣的生活,盲目的承認社會是有等級差別的......

 

  哈桑忠誠一生,卻也難逃命運的碾壓,就像王安石山桃溪杏兩三栽。爲誰零落爲誰開。就像嚴蕊若得山花插滿頭莫問奴歸處一樣就像我們大多人一樣忙忙碌碌一聲追求的不過是名利,忠誠的不過是社會默認的法則。

喜歡這篇文章請您與朋友分享:

相關文章:

推薦文章:

Comments

評論已關閉,暫不能回複!

返回頂部